拼搏在线

  • <tr id='dSMIT6'><strong id='dSMIT6'></strong><small id='dSMIT6'></small><button id='dSMIT6'></button><li id='dSMIT6'><noscript id='dSMIT6'><big id='dSMIT6'></big><dt id='dSMIT6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SMIT6'><option id='dSMIT6'><table id='dSMIT6'><blockquote id='dSMIT6'><tbody id='dSMIT6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dSMIT6'></u><kbd id='dSMIT6'><kbd id='dSMIT6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dSMIT6'><strong id='dSMIT6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dSMIT6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dSMIT6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SMIT6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dSMIT6'><em id='dSMIT6'></em><td id='dSMIT6'><div id='dSMIT6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SMIT6'><big id='dSMIT6'><big id='dSMIT6'></big><legend id='dSMIT6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dSMIT6'><div id='dSMIT6'><ins id='dSMIT6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dSMIT6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dSMIT6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dSMIT6'><q id='dSMIT6'><noscript id='dSMIT6'></noscript><dt id='dSMIT6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dSMIT6'><i id='dSMIT6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年08月14日 信息来源:南口监狱 编辑:饶勇志
                【字体: 打印本页
                作者:余帆

                    “来,张开嘴,对,就这样,不要动。”医生一边麻利的为我修补着牙齿,一边和我聊着其它话题,以转移我的注意力......思绪又把我拉回到十八年前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哒哒哒!”一条单行◇道的土路上,一辆辆小四轮拖着又宽又长的平板拖斗,上面塞满大大小小的棉花包,伴着滚滚卐扬尘迎面而来,小四轮强烈的灯柱,阵阵扬尘刺得让人睁不开眼,我一紧张,下意识的将自行车方向一打,一下子连人带车摔下了排渠沟,一口鲜血伴着浓浓的腥味喷涌而出,门牙磕断⊙了。从此,我便成了医院牙科定期门诊的常客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是2003年发生在第一师九团新垦连(如今的十团∞十八连)真实的一ㄨ幕,那时,我9岁,在第一师九团第四小学上∑学。每天骑着自♀行车往返的那十几公里的单行道土路,是我儿时最心悸的噩梦。

                连队的土路

                每逢开春,万物复苏,大地化冻,翻碱的土路如发酵的面包,自行车骑在上面松软异常费劲;到了夏天,在烈日的炙烤下,厚厚的一层浮土覆¤盖在路面上,一脚踩下去,浮土没过脚背,滚烫的沙子直灌脚踝,如烤火炉一样发烫;到了秋天,随着拾花季节的到来,川流ㄨ不息的小四轮,拖着又长又宽的载满棉花的拖斗,随着隆隆马达声,顿时黄沙弥漫,仿佛沙尘暴来临。那时全靠人工拾花,耗时长,要一直拾到过春节寒假。我常常是一只手掩住口鼻,一只手控制着自行车,将身体弯成弓状,每天忐忑往返在这条必经之路。“什么时候这条土路能修成宽大的柏油路就好了。”我无数次仰望苍穹,默默祈祷。

                到我上初中时,团场部分连队的公路开始修建柏油路了。听着其他同学分享每天骑车飞奔在柏油路上的惬意和潇洒,我既羡慕又生气。“爸,什么时候咱们连队才能修成柏油路呀?”我一脸期盼的等待着父亲的回答,父亲告诉我,咱连地处偏远,需要一大笔资金,要等等。然后我就痴痴地等着,这一等就等到我上大学。

                时间如白驹过隙,阿⊙拉尔这座新兴的城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一座座高楼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,“进得来、出得去、跑得快”立体交通网络体系正在形成,阿拉尔的发展驶入了快车道,跑出了“加速度”。我们家也告别了连队的小平房,在城市买了一套楼房,父母也因工作调动去了别的连队,我毕业后考上了公务员,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,已经多年未回儿时的那个连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天周末,我驾车和父亲回到了㊣从前的连队,只见宽阔平坦的双行车道,直通连队中心,原本有几个急转弯的地方也被修成了优美的←弧线。家家户户门前都铺设了硬质路面,错落有致的平房,墙上被装饰一新,墙上绘有各种充满正能量的标语和栩栩如生的绘画,让整个连队充满了浓郁的新时代文化气息。家家户户门前有整齐划一的葡萄长廊,不时有几只鸽子从头顶飞过,悠闲地落在葡萄架上。院前不知名的的花儿争奇斗艳,引来一大群蜜蜂围着嗡嗡地飞。几个银发的爷爷奶奶,摇着蒲扇,在健身器材上悠闲地转动,锻炼身体。放眼望去,以前的棉田被种成了各种果园,红红的果子傲立枝头,在√碧日蓝天下,瓜甜柳绿、鸟语花香,仿佛世外桃源。

                连队的柏油路

                “爸,这真是我小时候的连●队吗?咱不是偏远连队吗?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嘴巴张成了大大的“0”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儿子,如今村村通公路早已打通了每个连队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偏远∮连队和其它连队没有任何差别啰!家家户户在城里买了楼房,有了汽车。特色农业、现代农业逐渐取代了传统农业,机械化程度的提高,把咱农场人从体力劳动中完全解放出来,咱农场人的日子,是越过越红火了!”老爸一脸自豪的说着,满是沟壑的脸上泛起了红晕,如秋天原野上的一株红高粱。

                  我站在坚实的柏油马路上,忽然增添了无△穷的力量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康庄大道,正带领全国人民走向富足、祥和的幸福生活。作为三五九旅的传人,我要接过三五九旅的钢枪,练就过硬看家本领,守护好“西北重镇”,用青春和热血,书写建设祖国建设新篇章!


                分享: